担任白宫社交秘书,你不只要帮第一夫人回覆邀请与策画宴会,还要

分类:学术VR 812赞 2020-07-11 929次浏览

担任白宫社交秘书,你不只要帮第一夫人回覆邀请与策画宴会,还要

文/莉娅‧博曼 Lea Berman、杰瑞米‧伯纳 Jeremy Bernard

起初,社交秘书只负责帮总统和第一夫人回覆邀请与策画宴会,但是到了今天,除了椭圆形办公室或白宫新闻发布室所举行的活动之外,白宫社交秘书负责协调白宫「宅第内」或户外花园草坪上所举办的一切活动。一九○一年,第一位社交秘书伊莎贝拉.哈格纳开始为当时的第一夫人,也就是老罗斯福总统的夫人,伊蒂丝.罗斯福工作,很快地,她的角色就变得不可或缺,当时的报纸宣称哈格纳是「白宫真正的社交女王」。她的职责之一是帮第一夫人回覆邮件,其中可能包括有人请求罗斯福家庭将丢弃的衣服和钢琴送给他们。哈格纳也要处理那些定期致赠给罗斯福夫妇的礼物,其中包括一只叫做洛雷塔的鹦鹉。

自从哈格纳任职以来,第一夫人就一直聘任社交秘书,借重的是这些人对各种社交礼仪、应对进退的知识、圆融谨慎的外交手腕,以及可以对人说不,却不会得罪人的能力。

柯立芝总统夫人的社交秘书兰多夫,谈到了社交秘书需要具备的特质—力气大、脸皮厚、耐性够,还要有幽默感,这些特质在今天的白宫绝对可以派上用场。我们四、五名职员,昼夜不停地工作;十二个小时算是轻鬆的一天。平日的时候,总统或第一夫人大多都会参加好几个活动,有时会一起参加,有时则各自出席。周末也一样,塞满了一个接着一个的活动:社区少棒赛、电影欣赏会,以及非官方的朋友聚会。杰瑞米回忆在他担任社交秘书的第一年,二○一一那年,他得忙着準备「受伤士兵专案骑行活动」、「白宫菜园收成活动」、正式的国宴,以及从未停止过的运动冠军队伍庆祝活动,活动之多,真是族繁不及备载。节庆期间时,在小布希总统的白宫里,莉娅在二十一天之内就举办了二十四场宴会,在这忙乱的三周之内,接待了一万一千名宾客。每一任政府都会举办一些一年一度的庆祝活动,像是复活节滚彩蛋活动、国会野餐、战斗指挥官晚宴、参议院伉俪午宴、五月五日节、 州长舞会音乐节,这还不包括为了义卖所举办的活动,像是孟克爵士音乐学院或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活动。

这是一份听起来很光彩夺目的工作,而且往往也真的很光彩夺目,例如问候国外领袖,当他们在国是欢迎典礼上,从阳台上向群众挥手致意之后进入蓝厅时;在史蒂芬.史匹柏或梅莉.史翠普获得甘迺迪中心终身成就奖的那个晚上,护送他们进到外交官接待室;或是看着活蹦乱跳、开心的亲朋好友,在就职典礼游行之后纷纷涌进白宫里,而外头旗帜飘扬,敲锣打鼓地演奏着苏沙的进行曲。

我们也有锺爱的幕后时刻,像是在下午招待会,宾客正要离席时,史提夫.汪达意外地献唱上一曲,还有世界知名大提琴手马友友,悄悄地滑进美国海军陆战队乐队的座位,跟这些欣喜若狂的乐手即兴演奏一段,就刚好在查尔斯王子跟他的新婚妻子康瓦尔公爵夫人抵达晚宴的前一刻。杰瑞米最喜爱一边在白宫北门廊恭候贵宾大驾光临,一边观赏欧巴马在国家晚宴之前跟人俏皮的互动,此情此景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对莉娅来说,最令人振奋的是,在一个正式的夜晚活动结束时,看到小布希夫妇轻快地步出晚宴,并且在他们一路走去搭电梯时停下来说:「今晚真是太棒了!」

我们有幸见证了这些事情,但是并非每件事情都像传统上迎接总统的音乐「鼓号齐鸣」那样,敲锣打鼓,欢天喜地的。有许多不完美的时刻,像是宾客在节日宴会狂欢过度,喝得烂醉如泥,或是以为四下无人而顺手牵羊,拿走桌上的银器和座位牌。国会野餐则是一年之中最具挑战性的活动之一。这个活动邀请国会议员和至亲家属,来到白宫南草坪进行主题野餐和娱乐活动,野餐到最后总是会无法避免地变得闷热、潮湿到令人受不了;而国会议员带来的亲朋好友人数超过他们原先告知的有好几百人,特勤人员开始抓狂,因为这些临时出现的客人不在他们的名单之上。大家围绕在总统和第一夫人身边好几个小时,才终于依依不捨地离开,带着一身的汗臭、酒臭,腋下还夹着桌上的摆饰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