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成为物联网中枢,亚马逊Echo的开发秘辛

分类:自然联盟 612赞 2020-07-28 307次浏览
立志成为物联网中枢,亚马逊Echo的开发秘辛

据两位亚马逊前员工所述,在亚马逊硬体部门 126 实验室工作的很多人都不喜欢 Amazon Flash 这个名字。然而,贝佐斯十分锺爱这个名字。此外,还存在另一个顾虑:这款装置的核心功能是通过「唤醒词」开啓语音指令,「 Alexa」是两个候选词的其中之一。贝佐斯却认为最好的唤醒词应该是「Amazon」,而这就带来了问题,因为人们太常说这个词了。126 实验室达成的共识是,这个专案有可能正朝着灾难性的方向急速发展:喇叭会在听到电视中亚马逊的广告后便自行啓动,然后开始随机在网上购物。

一般情况下, 126 实验室的工程师与产品经理会在平息歧见之后才找贝佐斯会谈,而不是一起告诉老闆他们认为老闆想要的是什幺。据一位前员工所述:「我们花费了很多时间努力揣测杰夫想要做什幺或说什幺,拼命分析他在会议上的发言,想从字里行间读出他的想法,这为我们带来了很多额外的工作量。」

把事情变得更糟糕的是 126 实验室那个夏天的整体气氛。亚马逊在 2014 年 7 月发布了与 iPhone 竞争的 Fire Phone。在喇叭研发的最后冲刺阶段,Fire Phone 一败涂地,整个实验室那段日子举步维艰。员工要幺转到新的专案中,要幺辞职,这感觉就像 126 实验室跌到了谷底。

在喇叭装好準备出货的几周前,反对者找贝佐斯摊牌。最后贝佐斯愿意做出改变:这个设备改称为 Echo,唤醒词是「Alexa」。用户之后可以根据自己喜好把唤醒词改为 Echo 或 Amazon。Amazon Flash 的包装盒被销毁,首批扩音器在 2015 年 11 月份出货。

在一个满是长方形触控萤幕构成的硬体市场, Echo 确实与众不同。这款喇叭是一个没有萤幕的圆柱体,高约 9.25 英吋,直径 3.27 英吋。它能够播放音乐,回答一些基本的居家问题,例如一茶杯等于几茶匙。与 Echo 互动的唯一方法是与它交谈,它也随时待机等候唤醒词。

Echo 一经推出,就有批判者跳出来取笑亚马逊。有人称它为无用的噱头;另一些人则指出这是亚马逊「乔治 ·欧威尔倾向」的证据。紧接着,一些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人们开始喜欢上 Echo。亚马逊从来没有披露过有关该产品销量的数据,但是 2016 年 4 月 Consumer Intelligence Research Partners 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亚马逊 Echo 的销量已经了超过 300 万台,其中有 100 万销售是在 2015 年圣诞节假期间完成的。约有 3.5 万人在亚马逊网站为这款扩音器打分数,评分有 4.5星之高,满分为 5 星。

对于亚马逊而言,更重要的或许是有几十个独立开发商都在编写可供 Echo 语音控制使用的 a pp。用户可以说一声 Alexa 来关灯,询问它自己汽车还剩多少汽油,或者预订披萨。考虑到亚马逊在研发 Echo 时其语音控制与苹果及 Google 之间的差距,这就更令人吃惊了。起初 Echo 看起来可能只是一个多余的玩具,但是现在看来这成了亚马逊进军人与电脑和网路交互入口的一种方式。

「我们想成为一家大公司,同时也是一家发明工厂」,贝佐斯 2016 年 4 月在一封给投资者的信中这幺写道。 Echo 展现了亚马逊实现其目标后所发生的事情。贝佐斯拒绝接受有关 Echo 开发过程的採访,但是 10 位亚马逊的现员工及前员工同意接受访谈,鑒于他们没有获得公司的授权,大多数以匿名形式进行。接下来就是亚马逊开发 Echo 的真实故事。

布局 6 年的专利战

亚马逊在 2004 年设立 126 实验室来打造 Kindle 电子阅读器。实验室名字的由来参考了字母表, 1表示字母 A,26 表示字母 Z。实验室的人有时候把 Kindle 叫做专案 A。Fire Phone是专案 B。Echo——作为专案 D——始于 2011 年。在专案高峰期,西雅图、旧金山湾区及麻州剑桥市,有几百名员工为专案 D 效力。

Echo 的构思是专案 C 的衍生,许多 Echo的早期员工都来自专案 C。儘管这个专案已经停止,但亚马逊十分小心地让有关消息保持机密。不过,可以从 126 实验室工程师所申请的专利中对专案 C 略知一二。

首次行动是在 2010 年 12 月 21 日至 23 日之间出现的。 126 实验室的员工在此期间申请了 5 项标题包含「扩增实境」一词的专利。扩增实境 ——把类似全息影像的展示投影到现实世界中,已经是当时的一个流行词语。一家电商公司不大可能成为该领域的标桿。但是,亚马逊的专利申请向我们展示了亚马逊早在 6 年之前便开始追寻一个愿景,这个愿景远远超出现今市面上的任何商品。

其中一项最初的专利申请描述了一个可以显示扩增实境图像的设备,人可以与这些图像进行互动;另一项则是在人们鼓掌、吹口哨、唱歌或说话时候,对人的动作与反应进行追蹤的设备。总体来看,亚马逊在这段时间所申请的专利都描绘了智慧家居的愿景,虚拟显示器跟着人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房间,根据语音指令和肢体语言为人提供相应的一系列服务。贝佐斯自己也是此期间申请的两项专利的发明者,都跟语音控制或扩增实境有关。

亚马逊并没有参与原始专利申请, Rawles 有限责任公司是这些专利的受让人,也就是拥有专利的机构。 Rawles 恰好是在亚马逊开始提交有关扩增实境专利申请的两周之前在特拉华州注册成立的。自那年起, 126 实验室员工提出了数十项以 Rawles 为受让人的专利申请,全部都与扩增实境或语音控制有关。在 LinkedIn上没有人把 Rawles 列为雇主,而 Rawles 公司与美国版权与商标局来往的信件均由华盛顿州的律师来处理,而亚马逊的总部正好就在华盛顿州。

「毋庸置疑,我们想要低调做事情,」亚马逊设备高级副总裁 Dave Limp 说:「除非产品问市,能从中获益的只有竞争对手,或许还有媒体。」

用 Rawles 做专利掩护并没有把保密工作做得很彻底,但这确实让它更难被察觉。这样的策略似乎起了作用。儘管围绕着亚马逊智慧手机及机顶盒研发进度的猜测早在这些专案开始前几年已经有了,但亚马逊以扩增实境为核心的智慧家居野心仍不为人所知。 2015 年 11 月, Rawles 把 106 项专利转到亚马逊名下。一个月之后,美国版权与标籤局批准了其中一项专利,引发了媒体一小轮的关注。那时候,虚拟现实专案已破冰而出, Echo 已上市。

整合购物的每一个环节

一些曾经在专案 C 工作的员工感叹,专案 C 的失败是亚马逊雄心限缩的讯号;其他人则说,亚马逊只是意识到是时候放弃一些对处于全盛期的公司而言太过愚蠢的想法。据称,直到 Fire Phone 一败涂地导致 126 实验室的管理层质疑其领导大型专案能力的时候,专案 C 才彻底终止。但是 Echo 早在此之前就脱离出来,作为独立专案运作,其目标是开发一款不会太过科幻的商品。

按照最初的设想, Echo 要比现存的喇叭更简单、更便宜。据效力于该专案的一位员工回忆,公司预计该装置的生产价是 17 美元,售价为 50 美元。现在 Echo 的成本是 180美元,如果把包装、运输及市场推广等费用计算在内,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亚马逊每卖出一台 Echo 都是在亏本。亚马逊公司拒绝就此发表评论。

当时,人们还不清楚这款扩音器的主要用途为何。当然,它可以用来播放音乐,但是除此之外,人们为何想要一个可以对话的扩音器呢?贝佐斯有很多的想法。「该设备的功能几乎是一个非理性的预期,」据一位当时在 126 实验室工作的人所述:「杰夫有一个愿景,他想要整合购物体验的每一个环节。」

亚马逊聘请了几位曾经在语音识别公司 Nuance 工作过的人员,也收购了两家专门从事语音识别的新创公司 Yap 及 Evi。亚马逊的工程师全身心投入开发一个能够和 Google Now 或苹果 Siri 相媲美的语音识别系统,考虑到这两家公司已经取得的成就,这实在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当亚马逊的工程师开始製作这款扩音器的时候,他们立马就意识到该装置需要比预期更强的处理能力。他们抛弃了微型控制器,一种用于控制设备的简单运算装置,改用能够处理更多複杂任务的微型处理器。进行了这些根本性的改变之后,实验室的负责人还是深信扩音器已经做好上市準备,在连续 3 年的时间里,这款产品的预期送货时间都在 6个月之内。 50 美元的定价变得越来越勉强。

效力于 126 实验室不同专案的员工对其他正在进行的专案的情况并不了解,因此, Echo 团队有数年时间并不清楚其他实验室人员正在开发一款电话,其他团队情况亦是如此。 2014 年 6 月,当贝佐斯推出 Fire Phone 的时候,扩音器专案进展十分顺利。但 Fire Phone 的失败让 126 实验室的一切偏离了原有的轨道。

亚马逊对于 Fire Phone 的官方说法是,偶尔跌倒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在他最近给投资者的信中,贝佐斯把此次失败看作是发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Limp 表示, Kindle 与 Fire TV 受欢迎是团队的慰藉。他说:「看到产品受客户预料之外的好评与产品不受待见相比当然有很大差距。」

曾经在那个时候效力于 126 实验的人把那个时期描述为极其痛苦的时刻,完全是对该部门集体自信心的摧残。亚马逊并没有立即解雇为 Fire Phone 效力的员工。取而代之的是一小部分管理人员空降 Echo 团队,这些人对扩音器有着不同的看法,怀着不同的热情。这激怒了一部分从开始就一直参与该专案的员工。此外,这款喇叭身负挽回亚马逊的声誉的重担,而这也构成了压力。更糟糕的是,所有的事件使整个实验室质疑四起:或许亚马逊确实无法生产理想中的高级消费产品。

最后关头 5 大改变

Echo 在最后关头经历了几次大的关键改变。这款喇叭必须要拥有在同一时间发声与接听指令的功能,这对工程师而言一直是个问题,如果音乐声音太大,掩盖了人的声音怎幺办?研发初期,工程师设计了一些外观像冰球一样的小型样品,可以放在房间各处,在用户离主喇叭太远的时候接收指令。实验室的负责人把这个想法置于一边,而把重点放在主要设备的研发。但是,这个想法在近期变身成为了 Echo Dot。亚马逊于 2016 年 3 月发布了 Echo Dot, 该产品目前以限量形式发售。

立志成为物联网中枢,亚马逊Echo的开发秘辛
Amazon Dot (

在 2014 年秋天,有关于 Echo 自身听力是否足够仍然存在分歧。除了喇叭本身的声音控制输入模式以外,贝佐斯及其他高层主管坚决反对使用任何其他形式的输入模式,他们将其视为作弊行为。一些工程师却不这幺认为,他们力推遥控器,以便人们可以在房间的任何角落进行语音输入。好在亚马逊已经为 Fire TV 做了一款遥控器。双方最终达成共识,第一批喇叭会配置遥控器。之后工程师收集了关于人们使用频率的数据,并对产品做出了调整。显而易见,这种担心似乎是多余了。用户使用 Echo 时几乎从来没有使用过遥控器,因此,在之后的配送中原装不再附有遥控器。

2014 年年末以前, 126 实验室都没有关心过要把 Echo 与其他公司生产的联网功能电灯泡与温度控制装置连接。有位工程师闹着玩,把喇叭当作一部串流媒体电视设备的声音控制系统。据某位与贝佐斯直接共事的员工所述,这如同给了他当头棒喝。那人说,贝佐斯越来越中意这个想法,而且很积极地推广它。亚马逊现在对 Echo 的愿景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这个喇叭作为所谓智慧家居的中枢。 Limp 开玩笑说,让跃跃欲试的开发人员写程式,用 Echo 语音控制来沖马桶只是早晚的问题。

许多曾经参于开发 Echo 的人已经不在亚马逊工作。他们离开的原因各式各样:做完某个大专案后的完结感;竞争对手高薪挖角,或开始自己尝试製作一些东西;长期工作后的倦怠;多年来内部政治斗争的痛苦。接受採访的前员工对于在亚马逊工作是不是很残酷这一点没有一个闪烁其词。当被问及参与例如 Echo 产品工作是否真的「有趣」,某位前员工嘲笑说,没有人会用「有趣」形容亚马逊。

Echo 的成功正吸引着代替这些离职员工的人。 2016 年 2 月,亚马逊在总部举行了公开徵才会。数百名程式设计师与工程师出席 ——他们之中很多人来自微软。他们听取了亚马逊高管有关公司未来发展的宏大计划,将亚马逊的语音控制喇叭作为连接所有市面上已有和将有联网功能设备的中心。「现在是让智慧家居成为现实的时候了,」 Alexa 智慧家居总监 Charlie Kindel 告诉与会者。

手机之后的下一个平台

在开发了 Echo 后,亚马逊已想出了如何透过其他设备与服务来加入客户的互动,而一部分归因于时机。科技行业早已在寻找手机之后下一个大平台。目前对一些语音控制与人工智慧相结合的专案还没有出现大规模投资。苹果、 Google 及微软均拥有属于自己的虚拟助手,他们设计虚拟助手的目的是为了让智慧手机运作地更好。但 Echo 与过去这些案例有很大的差异。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 Echo 的成功是 Fire Phone 失败的一个结果。亚马逊扼杀了智慧手机专案,它在语音控制上的努力注定要放在其他方面。虽然智慧手机已被吹捧为带来方便的巅峰之作,一边拿出手机点开某个 a pp 查询天气,一边扣上衬衫扣子,跟在房间里喊一声相比,工作量其实还挺大的。

Alexa 有超过 500 项技能 ——你可以透过这款喇叭来查询银行帐户余额、播放 Pandora 电台,或发出你孩子喜欢的动物叫声。公司存有一个内部记录,上面列有客户提出的新增操作建议,根据受欢迎程度排序来确认实行顺序。

亚马逊下一步大的任务是要开始尝试提供组合服务的新路线, Forrester Research 的分析师 Julie Ask 表示。她说,能够告诉 Echo 去 Uber 叫车很有趣,但不是必需。「 5 年后,我的 Echo 会说,嗨,现在该去机场了。需要我帮你叫辆车吗?我会说,好,」她这样说:「这就是现实与希望之间的差距。」

作为一家公司,亚马逊更倾向面对这些挑战,而不是退回去解决 Echo 开发过程中那些没有解决的问题。 Limp 似乎更愿意大略描述 Echo 的开发过程,但谈话中涉及具体时总会闪烁其词。对他而言,整个开发过程最显着的一步就是减少了延迟时间,也就是你向 Echo 提问之后,它作出反应的时间间隔,从约 9 秒缩短到 1.5 秒。他声称已经不记得有关喇叭命名焦虑的任何细节,唯一记得的是最终大家达成了共识。

他说:「我向你保证,杰夫喜欢 Echo 这个名字。」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立志成为物联网中枢,亚马逊Echo的开发秘辛